【医疗·韩国】全民医保 那令人尴尬的真实

发布时间:2015-04-29 2513次浏览

生老病死,没有一个不和医疗关系密切。医患关系、医疗改革乃至大V医生出去开私家医院了,都备受关注。当然此次两会,医疗相关的事儿,依然火热。身边的医疗你我他都了解,那远点的呢?

韩美花 京睿文化JR agency版权经理,韩国山水出版社代表,中韩翻译,曾译二月河《康熙王朝》《乾隆皇帝》《雍正皇帝》等帝王三部曲。

韩国的医疗机构分为两类

1,初级卫生保健机构,包括社区诊所、公共卫生中心、治疗流感和消化不良等普通疾病的小型医院;

2,专科医院或大学医院(综合医院)是二级保健机构,负责处理重大的状况或进行精确的健康检查。 

去年岁暮,首尔的街头华彩圣诞火树银花,欢快的Jingle bells此起彼伏,而位于松坡区一个逼仄的出租屋内却发生了一起令人悲催的自杀事件,罹患绝症的大女儿和疾病缠身下岗在家的母亲,同样生活不能自理的小女儿,备尝生活的艰辛,自觉生之无望的三个母女选择了弃世,她们留下了70万(人民币4000元)给房东阿姨,麻烦她帮她们代付累积所欠的保险金(全民医保金)……被媒体命名为“松坡三母女”的这起案件引起了社会舆论一片哗然。靠每个月20万(人民币1200元)低保维持生命的三个母女,按月需要缴纳的医保金是5万(人民币300元),这么多年来她们即便在绝对贫困线上挣扎着也没“敢”积欠医保费,因为她们知道,早早地实现了全民医保的韩国社会,国民每月根据自己的负担能力缴纳医保金是必需的,这笔钱由国民健康保险公团统一管理着,等被保险者有“事”时,公团根据情况给支付一定比率的医药费,对生活拮据的贫困户来讲,这种低保费高补贴“投桃报李”似的全民医保绝对是她们赖以活命的“稻草”,至少她们在有“事”之前相信是这样的。 

可事实上所谓的全民医保,也就能解决头痛脑热,小病小恙的“基本医疗”而已,像松坡三母女的大女儿那种动辄开膛破肚的“重症”患者往往会被无情地拒之门外。手拿着医生开出的“方子”,听着医生殷勤的说明,红笔圈点的多数是“医保范围外”自掏腰包的“进口药”,难怪情绪失控的患者家属攥着厚厚一沓“方子”,控诉美其名曰“全民医保”下医院为了“自保”不得不揩病人油水的一桩桩黑幕。嗟乎,当初黑字白纸“均等的医疗保障”岂不是欺罔迷大众的伎俩!全民医保保不了燃眉之急,未雨绸缪的人们纷纷上“民间保险”,国内外几大“生命保险”成天叫嚣“全额保障韩国人的四大癌症”,还竞相鼓吹“最低保费,最高保障”,打开韩国的电视,“卖”保险的叫卖声最是聒噪,在以全民医保为荣的国度里这种现象真是打脸 

(韩国抵制医疗民营化泛国民运动本部委员会成立)

全民医保,它被人诟病还有一点就是“保费”的“人性化”。按照个人的收入情况、经济能力来“因人而异”定保费是它的初衷,可在具体执行的时候这一政策开始“任性”了。拥有房产不分是豪宅华府还是绳床瓦灶,一律“一视同仁”,害的松坡三母女在乡下“为秋风所破”的茅屋也被算作有“房产一处”,还有两个女儿虽然有病在身,可还“年轻”,每月5万元的医保费实难再“酌情”云云。有媒体给了一个全民医保保费数据做对比,更是给风口浪尖上的全民医保一个趔趄:李明博一个月缴纳两万,(退休没收入),健康管理公团刚卸任的头儿从此零元(房产在老婆名下,本人退休没工作),松坡三母女一个月5万(因为乡下有房产一处)。 

 

1
时间 热度

网友说

  • mr_wejn 2015-05-31 16:44:24

    我就是不喜欢棒子~

药比价 © 2014-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