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勇事件"经过 法与理的冲突

发布时间:2015-03-18 1478次浏览

2015年47岁的陆勇是江苏无锡一家针织品出口企业的老板。2002年,陆勇被检查出患有慢粒白血病,当时医生推荐他服用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名为“格列卫”的抗癌药。服用这种药品,可以稳定病情、正常生活,但需不间断服用。这种药品的售价是23500元一盒,一名慢粒白血病患者每个月需要服用一盒,药费加治疗费用几乎掏空了他的家底。

2004年6月,陆勇偶然了解到印度生产的仿制“格列卫”抗癌药,药效几乎相同,但一盒仅售4000元。印度和瑞士两种“格列卫”对比检测结果显示,药性相似度99.9%。陆勇开始服用仿制“格列卫”,并于当年8月在病友群里分享了这一消息。随后,很多病友让其帮忙购买此药,人数达数千人。

2006年,陆勇作为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志愿者,与另一位北京志愿者,在韩国慢粒性白血病协会律师的陪同下,曾前往印度这家制药公司考察,以确认公司是否真的存在,这些药物在印度是不是“真药”。

2014年9月,“团购价”降到了每盒200元左右。

为方便给印度汇款,陆勇从网上买了3张信用卡,并将其中一张卡交给印度公司作为收款账户,另外两张因无法激活,被他丢弃。2013年8月下旬,湖南省沅江市公安局在查办一网络银行卡贩卖团伙时,将曾购买信用卡的陆勇抓获。2014年3月19日,陆勇被取保候审。7月21日,沅江市检察院以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对陆勇提起公诉。

审理进展

根据湖南沅江市检察院的起诉书所载明,2012年至2013年8月期间,陆勇通过网络购买了3张银行卡。印度制药公司与陆勇采用网上发邮件、QQ群联系客户等方式,在中国销售印度生产的抗癌药。

按照我国法律,这些抗癌药哪怕的确有疗效、且的确是真药,但由于并未取得中国进口药品的销售许可,均会被认定为“假药”。

湖南沅江市法院原定于2014年11月28日开庭,他因身体不适、需住院检查,向法院提请延期。

网上追逃

2015年1月10日晚6点30分,陆勇和朋友一行3人从无锡飞抵北京,准备接受媒体的采访。“我们俩走着走着,发现陆勇没有跟上来,再一看他被警方带走了。”1月13日晚,和陆勇同行的其中一名朋友告诉记者,机场警方带走陆勇的原因是“陆勇已被网上追逃”。

陆勇的律师张宇鹏告诉记者,他从北京警方了解到,发出逮捕令的是湖南省沅江市公安局,北京警方是协助抓获飞抵北京的陆勇。目前陆勇被临时羁押在朝阳看守所,等待沅江警方将其押解回湖南。截至目前,陆勇家属并未收到来自沅江警方的相关通知。

病友求情

陆勇的300多名白血病病友联名写信,请求司法机关对他免予刑事处罚。1月30日,陆勇代理律师说,检察机关撤回了对陆勇的起诉,法院也对“撤回起诉”做出裁定。

时至今日,广受关注的“陆勇案”,终于有了一个还算美好的结尾。当我们解读本事件时,一度陷入了法理与情理难以抉择的两难困境。所幸,检察机关最终选择撤诉,抗癌药“代购第一人”,终究没有成为因此被判刑的第一人。

3
上一篇: 没有上一篇了
时间 热度

网友说

  • Mr.wei 2015-03-18 10:21:12

    湖南的病友上访时候说过一句话:有病没药吃,那是天灾;有药没钱买,那是人祸。 听到这句话,我真的感觉到深深的悲哀。国家体制的不健全,我们可以给国家时间去调整,可是那些患者,谁来给他们时间呢?

    47 回复 1
    • 凯纳颜值担当,唉 2015-08-13 16:40:01

      引人深思

药比价 © 2014-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