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背上的艰难求学路

发布时间:2015-03-25 2212次浏览

“妈妈,我从出生起就得了腰脊病,无法站立,不能行走,大小便都要您帮;我在您的怀中、背上长大,如今您头发白了,腰也弯了,身体也不那么好了。妈妈,为了您的健康,求求您把我放下!”这是江西铜鼓县大塅镇古桥村一名在母亲背上求学的女孩最近写给妈妈的话。

清晨,兰爱红给冯欢梳头,并为她带上漂亮的发卡,每天送冯欢上学前她都会认真地帮她打扮一番。她给女儿起名叫“冯欢”,是希望孩子能一生快乐。冯欢从小在母亲的爱中成长,始终保持着自信和美丽。

接送冯欢上下学是兰爱红每天最重要的任务,如今女儿越来越重,自己的双臂愈发无力,只能用红绳把冯欢绑在自己背上。但她说,“我会一直背着她上学,直到背不动”。

冯欢今年已经13岁,但身高只有6、7岁孩子的水平。从生下来至今,冯欢始终无法独立行走,双腿也因此萎缩变形。随着年龄渐长,冯欢腰上的肿瘤越来越大,肾功能也出现问题,经常大小便失禁,为了保住她的生命,兰爱红背着冯欢从江西到上海求医。

出发去看病之前,兰爱红仔细地数着路费。虽然家里一贫如洗,但她从来没有动摇过救治女儿的决心,一路借债为女儿治病。当得知深圳的医生肖传国有把握治愈女儿的疾病时,兰爱红把家里卖粮食的钱和好心人捐助的善款都拿了出来。

重达10斤的肿瘤切除后,冯欢的腰椎还是时常作痛。因为肿瘤长期压迫神经,冯欢控制排尿的神经已损坏,从去年开始只能用医院开给她的导管强行插入体内排尿,排尿不及时就会疼痛不已。但每次冯欢都憋着肚子强忍泪水,从不哭出来。

医生给冯欢开了一包导管和一瓶消毒液,并告诉兰爱红“用完了洗洗消消毒,这一包够孩子用一辈子了”,但导管包装上标注了保质期只有18个月。因为家庭贫困,兰爱红只能用开水烫导尿管消毒,一根管子至少用1个多月。这样消毒和导尿,让冯欢的肾脏发生了感染,不得不去医院输液。

由于家庭条件太困难,冯欢去上海看病的路费是靠家里乡村小学的师生们一块一块募捐出来的。对此兰爱红一直心存感激,之前师生们捐款用的捐款箱,她也一直保存在家。

冯欢一家一直住在深山中,多年前,为了方便几个女儿到山下的古桥村读书,父亲向古桥村的老中医蓝老先生借了两间房住。前些年的时候蓝先生过世了,但他的家人体谅冯家的不易,依旧让他们在此居住,并且十多年来没向冯家收过一分钱租金。

让冯欢上学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毕竟一个整天只能坐在座位上的孩子,在学习生活中面临的困难可想而知。不过,冯欢以顽强的毅力克服过来了,同学们也并没有因她的身体原因而歧视,反而因为冯欢的聪明和自信,都愿意跟她做朋友。

聪明好学的冯欢自上学起一直是班里的第一名,她觉得上学读书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每天都可以学到好多知识。

像其他女孩一样,活泼爱玩的冯欢也喜欢玩偶。好心人送她的这个娃娃,无论是写作业、吃饭还是睡觉,她都会带在身边。冯欢喜欢画画,画里的女孩都像这个娃娃一样,有长长的腿、漂亮的连衣裙,旁边写着:“冯欢要站起来,冯欢要上学。”

冯家的一日三餐相当简陋。解放前,薯丝饭曾是江西地区的传统主食,当年日子穷,山区居民只能将薯丝混入米饭中填饱肚子,然而直到今天,没有固定收入、小女儿又患大病的冯家,还在靠吃薯丝饭为生。

为了让女儿能生活得更好,每天送完女儿后,兰爱红就扛起锄头进山耕种。半山腰上有两块不到一分大的荒地,经过她的开垦,已经可以暂时解决家里的温饱问题。冯欢的爸爸曾希望通过养蜂脱贫,但因为经常陪冯欢四处看病,无法照顾蜂群,最后蜜蜂只剩下了几只。

但每到体育课,兰爱红都会放下手头的农活专程赶到学校把女儿背到操场边晒晒太阳,因为她不放心女儿一个人呆在教室里。 每天上午10点和下午3点,兰爱红还会特地到学校为冯欢导尿。

懂事的冯欢每天放学后会靠在椅子上,帮母亲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事。兰爱红说自己头痛的时候,她会用抹了清凉油的硬币帮妈妈刮头按摩。

常年的操劳,已经拖垮了兰爱红的身体。如今她的手腕关节严重变形,一到阴天下雨就痛不堪言。除此之外,双肾结石、腰椎间盘痛一直困扰着她。最要命的是,她时常一到夜里头痛得无法入睡,即便是用布条紧紧勒在自己头上也无济于事。

看着自己一天天在老去,兰爱红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背冯欢上学也变得困难,更多时候她只能把冯欢抱在肩上。妈妈的辛苦,冯欢看在眼中,她在自己的日记中这样写道: “妈妈,十多年以来一直给您带来不便,如今您已不再年轻,身体日渐削瘦,我想对您说:请把我放下。”

事件后续: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经过各方的爱心支援,小冯欢手术后,已经回到学校继续学业,2015年2月16日,小冯欢已经可以在器具的辅助下小范围的行走了,大小便也有了明显的感觉。祝福小冯欢越来越好!

1

药比价 © 2014-2015